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-腾博tengbo9885登录

文学天地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文学天地
泰和公司陈建峰作品——切切故乡情
发布时间:2023-03-11     作者:    浏览量:508   

春节,当我正在岳父家时,一阵手机铃声传来,父亲告诉我,堂弟和堂姐就要从几百里外的老家赶来了。听后,我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,匆匆赶到家里。父亲早已在公路边等候他们的到来,父亲已好多年未回故乡了,他怎能不思念故乡亲人。看着不远处父亲站立在路边的身影,我的思绪不觉又回到了故乡。

  柳树依依,清澈的小溪,高高的山坡和那些可亲可敬的亲人,那是曾生我养我、有我欢乐童年的地方,每每想起都会令我热泪盈眶。

记得路边有一棵不知年代的大柳树,老人总是说在他们小时候就有。夏季,枝繁叶茂,郁郁葱葱,遮天蔽日。冬季,光秃秃的柳树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矗立在路边,笑傲寒风,无所畏惧,大有“任风雨来袭,我自然岿不动”的气概。

童年的许多时光都是在柳树旁度过的。听父亲说,我小时候还不能走路时,爷爷常背上我在柳树旁边买东西给我吃或乘凉。因为它的对面有一个方圆几里地唯一的商店,后来就取名大柳树供销社,据听说至今还在沿用。在我能记得事时,常和童伴在树下听老人讲神话故事,看星星,捉迷藏。

因为大柳树生长在通往县城的公路边,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,大家公认柳树下是个歇脚的好地方。因此,富有生意头脑的奶奶抓住了商机,卖开水,卖凉粉。一大碗水,路过的客人可以尽情畅饮,饥肠辘辘时,又可以吃奶奶精制的荞面、豌豆面凉粉,又细又长,不软不硬的凉粉,吃起来特别爽口,每当想起此事,一股蒜香味便扑鼻而来。听说那棵柳树意外遭到雷击而变枯,已不存在了,但它的名字被一代一代的传承了下来,居然成了地标,附近的村子因此被称作大柳树村。

距大柳树不远处有一条小溪,据说是从大山深处渗下来的山泉,小溪里的水清澈见底,偶尔会有小鱼和小蝌蚪在水中游来游去。夏季时,溪水汇聚的地方成了我和童伴的天然游泳池,在水里你追我赶,好不热闹,蓝的天,清的水,笑的脸,一切是那么纯净。冬季时,厚厚的冰层又成了天然滑冰场,我和童伴在上面滑来滑去,偶尔有人摔倒在冰面上,大家哄然大笑,天真无邪的笑声至今回荡在耳边。小溪边成为那远去的童年,没有丝毫烦恼和尔虞我诈,只有开心快乐。

去上学的村小途中,每天都要翻过一座高耸如云的山坡,从坡底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,每次和伙伴来到坡底时,就商量好几个一起比赛,看谁先到坡顶上,每次总是不知不觉一鼓作气全都到了坡顶,虽然个个气喘吁吁,但总不忘一起高歌一曲,参差不齐有些跑调的声音在山谷中传向远方,好似在向别人展现我们的胜利。至今有件事仍让我难以释怀,有次我突然病了,身体清瘦的婶娘竟一步一步将我背到坡顶,每次想起此事,就似乎看到了婶娘背着我爬坡时脸上淌下的汗珠……

“叮铃铃”,手机又响了,传来父亲的惊喜的声音,“峰,快,你侠姐和军马上就到了!”手机铃音和父亲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。大柳树,小溪,山坡,蓝天,童伴,爷爷,奶奶,婶娘……也只能在梦中一次又一次出现,时常回忆起那些往事,想起那些可亲可敬的亲人便会潸然泪下,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怀久久挥之不去。

听,“吱……”,路边传来了汽车停车的声音,“悠悠天宇旷,切切故乡情”,故乡的亲人啊,我们终于又见面了!(陈建峰)